为了那路上的青春

时间:2023-09-25 08:01

  我们的一生都行与流水之上,每一个字符,每一个念头,每一个擦肩而过的影子,刚刚划下,便无处可寻!——林清玄

  收音机

  不知道收音机起源于何时,从我出生时就仿佛有他的陪伴。在那个物资相对贫乏的年代,电视是所有孩子的梦想,每天晚上有电视的那户人家往往是最热闹的,我们不知道那个乡村外外面的世界什么样?幸运的是,我有一台收音机,很愚蠢的样式,仿佛今天的笔记本电脑般大小,每天早晨我就是在他的呼唤下姗姗醒来,或者里面放的是新闻,或者是一首老歌,朦胧中张开眼,有日光反射到眼睛里,温暖明媚!暑假回老家,在老屋的墙上还残留着我幼稚的笔迹:11:30白眉大侠73。5(fm调频);1:00三侠五义100。7(fm);4:30小喇叭……于春天的早晨,夏日的傍晚依偎在爷爷身边,听鸟鸣,闻花香,为英雄报国无门而哭,为奸人失势而笑,总是渴望成为剧中人,总是渴望自己拥有一身武艺,总是希望自己能遇到一个英雄般的人物……我一直喜欢用听觉代替视觉,然后用无穷的想象力去描绘古代的英雄豪杰,描绘辉煌历史的朝代风情。那个时候仿佛对未来,对物质没有追求,只觉得能及时赶回家听收音机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,如果有一天错过了,伤心地一整天没有笑容!现在在我随身的包里有手机,mp3,只要我愿意,便可以随时听歌,上网,但是不知为什么却越来越愿意痴迷于平静,平静的行走在路上!

  信

  很陌生的词了,离我很远很远了吧,记得最后一次收信是在高三,依稀记得他是被我们班主任扣押了一段时间才给我的。那天突然就受到了朋友的信,激动地不知所以,旁边姐妹们都在起哄,谁写的!坦白交代!呵呵白色的信封,褐色的信纸,朴实的语言,浓浓的友情。这个“小船”经历了多久的漂泊终于到达了彼岸。看着它干净的面孔,我很心疼。我把它和以往的信放在了一起,看看他们,有了一种岁月的味道,那些笔迹代表的一个成长的过程,由稚嫩走向成熟,还记得有个小女孩给我信后说:好好保存啊,等我将来成了明星你可就有名了,现在她已成人妇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的这封信,但是请你记得,只要你幸福,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明星。

  在大学里,我与信彻底分手,每次经过楼下的信箱,我都忍不住停一停,只是那里面再也没有让我等待的内容!信,是一个小孩,她陪伴我们这一代长大后就一去不复返,因为我们的青春也一去不复返。

  电影

  这的电影没有宏伟的大厅,只是以天为屋顶,这的电影没有舒适的座椅,只有小板凳;这的电影没有爆米花,可以的话一人手里一根黄瓜,这的电影还没有档期,白天不遇!一直讨厌村里的大喇叭,天天就知道播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内容:例如寻物启事类型:谁看到一只大母鸡,看到的送到某某某家;又如恐吓报告类型:ladysand乡亲们,该交电费了,不交给你断电了!唯有放电影的日子,感觉大喇叭的嗓音那么迷人!吃过饭,或者手拿一块馒头,抱起板凳一窝蜂的跑出去抢着去占座,说我们看电影,不如说是看气氛,累了一天的乡亲们终于可以在一起唠唠家长里短了,孩子们终于可以尽情的玩捉迷藏了,偶尔听到某一处大人被乱窜的孩子踩到鞋,随之而来就是一句带有乡村气息的“咒骂”。

  书,小人书,

  就像大笑江湖中小沈阳手拿的那种书,以武侠为主,手掌大小,黑白版面,有浓烈的幽默气息,字迹或粗糙或歪斜,但是这些都影响不了孩子们“学武”的热情,淘气的男孩随手在地上捡一只木棍高呼:“小贼,哪里走?还不束手就擒,更待何时!”只见那小贼高呼:大侠饶命,请受小弟一拜。偶尔有脸皮厚男生亦对着女孩群里大喊:美人们,等等小生!一时间砖头,树枝从天而降!

  这个年代再也无法拥有那样的小人书,我的小学生家里有一整套《哈利波特》,典雅的装饰,价格不菲,我想如果那时候我们也拥有这么美的书会不会还那么开心……

  树

  朗朗姐问我:咱们学校有柳树吗?在哪了?我搜肠刮肚终于想起操场的周围貌似是一棵棵柳树,东北的冬天那么久,原本三月份出芽的柳树要等到五月份才有绿色。现在想必我家已是春色烂漫,那时喜欢把柳树摘下来编成花篮,编成花冠,提在手中戴在头上,仿佛自己就是公主一般。喜欢用柳枝制成“鼻”,我们那个年代,那个地区所特有的东西,采用最新鲜的柳枝,用手一点点搓,直到把皮彻底脱离里面的白色枝干,然后放在嘴边用力一吹:嘟……材料不同,声音亦不同,有的婉转,有的沙哑,有得尖细,我们总喜欢在一起比,看谁吹的响吹得长,一张张被憋得通红的小脸在日光下靓丽无比。除了柳树,我们更喜欢槐树,因为他有槐花,每当春末夏初时,一朵朵雪白的槐花竞相开放,一簇簇,一丛丛,香味扑鼻,我们喜欢把它放在嘴里细嚼,也喜欢把它做成馅饼,喜欢把它贴在脸上当饰品……小小的槐花在某种范围内满足了孩子们的吃欲和爱美心。小小槐花,快乐无涯!

  想写的还有很多,忘记的也不是很少,只是不可能一一写出,一起在心里默默想念吧!感谢这些命名或者未命名的“青春”!